突发:明星企业家被捕!他是如何一步步陷入风暴的?

  12:27:33道君说财

  

风暴集团发生了意外!

风暴集团于7月28日晚宣布,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冯欣被涉嫌犯罪的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有关事项仍有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截至目前,该公司的运营正常。公司管理层将加强管理,确保公司的稳定和业务的正常运作。同时,公司将制定相应的工作管理方法和应急预案,确保公司各项业务活动的顺利进行。

暴风城集团于2015年上市,冯昕是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2015年3月,Storm Group在创业板上市。初始发行价为7.24元,股价在上市后飙升。它在40天内有36个每日限制记录。截至2015年5月底,股价达到327.01元,涨幅达44倍。它被市场称为“恶魔股票”。暴风城集团的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冯欣也拥有超过100亿本书籍。

但是,发展和投资的失败导致公司陷入困境。公司的市值缩减了20倍,净资产将为负值,并且面临退市的风险。在发展模式中,冯昕被认为是贾跃亭的追随者。他用贾月亭的困境来警告自己:不要让欲望蒙蔽你的眼睛。

而且冯昕也真的成功地“跟随”贾月亭风暴和冯昕已经登上了“赖来”名单。今年3月,由于劳工和人事纠纷,风暴集团被列入执行人员名单。作为暴风城集团的创始人,冯欣也受到限制。

公开资料显示,自2019年以来,风暴集团已被列入执法人员名单16次,最近的申请时间为5月20日。风暴下的暴风运动也被列入执行人员名单。

52亿收购灾难?

根据腾讯新闻《一线》,此事可能与三年前与Storm Group一起失败的海外并购有关,但这一消息尚未得到证实。

2016年,光大证券的全资子公司光大资本和风暴集团设立了下跌基金,投资2.6亿元,杠杆资金52亿元,并收?毫巳蛱逵?65%的股权。版权公司(MPS)。

然而,在2018年,MPS被清算和清算。由于其普通合伙人身份,光大资本成为事件的底线。为此,风暴集团还减记了1.9亿元人民币。

随后,光大证券将风暴集团和冯欣告上法庭,要求法院责令该公司支付6.8亿元人民币,因为未履行回购义务和拖延损失金额,拖欠6.88亿元人民币。 6330.6万元。总计7.5亿元。

仅仅一个月后,光大证券被招商银行起诉。招商银行要求光大资本履行其履行相关余额的义务,诉讼金额约为人民币34.89亿元。

在涉及诉讼纠纷的所有各方之后,由于失去对公司风暴情报的控制,风暴集团将面临2019年全年净资产的负面风险更为麻烦。这也意味着Storm Group将被暂停上市。

反复裁员和拖欠工资

在《科创财经汇》的最新仲裁申请清单中,有六名员工从2018年10月起拖欠。截至今年4月,涉及的总金额超过人民币320,000元。

从四月开始。有关Storm电视的未付工资和缺货的报道会不时出现。据《红星新闻》报道,一些员工爆料称,暴风影视“线下渠道几乎停止了四五个月的烹饪,全国所有仓库的货物已基本消失。”新闻的内容还包括,Storm Intelligence于4月解散了这项工作。集团并通知员工,在“新公司”成立后,他们可以选择留下或离开。

-2077.65%! 1年亏损5年利润

今年4月26日,风暴集团发布2018年年度财务报告。形势“艰难”: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1.23亿元,同比下降41.34%;净利润为-1.09亿元,亏损达到-2077.65%。

这意味着在过去的一年里,它在公司之前的五年里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净利润。

风暴集团表示,业绩下滑主要是由于互联网电视业务在风暴中的快速扩张和成本的增加;互联网视频业务的竞争加剧,利润下降。

事实上,自2015年以来,Storm Group的表现一直在下滑。 2015 - 2017年,暴风城集团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52亿元,16.5亿元和19.1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利润分别为1.73亿元,5281万元和5514万元。 2018年,风暴集团归属于该行的净利润暴跌至负19亿元人民币。

纵观风暴的历史,我们可以清楚地感受到风暴集团如何在快速变化的互联网环境中选择错误的方向,并最终逐步导致衰落。

1.版权已过时

早期的互联网几乎是一个“版权沙漠”,人们可以很容易地在互联网上找到免费资源。这次强大的玩家非常重要。

然而,随着国家打击盗版和互联网版权意识的提升,优酷,伊奇伊,腾讯等在线视频播放软件纷纷亮相,并继续花钱购买相关电视剧的版权。或自制的在线剧,在线视频。网站观看视频逐渐成为主流。

风暴在这个过程中逐渐落后:版权和制作停滞,电影源库越来越缺乏。

2,错过移动视频插座:

在14年和15年,移动视频迎来了爆炸式增长,各种视频平台都建立了移动应用终端。内容没有优势的风暴再次错过了飓风,用户被其他平台严重转移,以及与视频广播服务相关的广告。收入等也缩水了。

3,DT大娱乐策略失败:

2015年,风暴集团推出了DT的大型娱乐策略,旨在通过大数据连接风暴的各种服务,希望从原来的单一视频服务扩展到大型娱乐生态。

围绕“DT娱乐战略”,Storm集团推出虚拟现实平台风暴镜,家庭影音平台风暴超级电视,在线互动直播平台风暴秀,暴风城体育等,设置VR,电视,节目,视频,八种商业布局,包括文化,游戏,电影和电视以及海外。

生产线没有带来利润,风暴集团几乎可以陷入运营和财务困境。

4. AllForTV策略失败:

2018年,Storm Group推出了AllForTV战略。

然而,电视行业的竞争远比想象的要激烈。互联网公司只能用低价倾销补贴来换取交通。在2018年,暴风影视仅售出70万台,这不仅无利可图,甚至严重拖累了集团的业绩。

5.多次依靠股权质押融资

据媒体统计,为了继续“输血”,冯昕已经累积了29年的29项质押股权融资。

2018年7月,中信资本以股权转让合同纠纷为由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奉节集团旗下冯峰集团的部分股份被冻结。一些媒体发现,此次股权质押可能是由于丰台集团于2015年建立了生态布局并购基金时优先投资担保质押引起的争议。这种游戏玩法被称为“股票的真实债务”。市场“由市场。

6.美化所列实体的表现

长江商学院终身教授薛云奎写了一篇文章《暴风集团隐忧:财务风险加大盈利还是3年前的事情》,其中透露风暴集团已仔细安排股权结构,然后运用综合报表会计准则算法使子公司蒙受巨大损失。重要股东持有的大股东利润不仅具有好看的数据,而且还可以收获子公司的股东,从而保证了母公司大股东的利益。

7.大量相关应收账款

除了股权关系之外,Storm还通过大量相关交易和相关担保迅速扩展其生态。截至2018年底,风暴集团发布公告,为主要从事互联网电视的Storm Intelligence Technology提供不超过1亿元的相关担保。

8.投资雷电

如上所述,2016年,Storm,光大资本和招商财富成立的合并基金收购了MP&Silva。暴风雨正在观看MPS的直播版权,但MP&席尔瓦很快宣布破产,各方都有争议。

主要业务是失败,新的业务粒子没有收集,各种雷声,反复决策失误,大量问题的积累是风暴集团一步一步的原因。

对于战场等商场,企业必须判断形势,掌握稍纵即逝的机会。他们也必须尽力而为,不要盲目追求所谓的“窗口”和规模扩张。

21蔡文辉综合来自:巨潮信息网,龙虎邦上市公司,腾讯新闻《一线》(作者何曦),虎戈金融

风暴集团发生了意外!

风暴集团于7月28日晚宣布,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冯欣被涉嫌犯罪的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有关事项仍有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截至目前,该公司的运营正常。公司管理层将加强管理,确保公司的稳定和业务的正常运作。同时,公司将制定相应的工作管理方法和应急预案,确保公司各项业务活动的顺利进行。

暴风城集团于2015年上市,冯昕是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2015年3月,Storm Group在创业板上市。初始发行价为7.24元,股价在上市后飙升。它在40天内有36个每日限制记录。截至2015年5月底,股价达到327.01元,涨幅达44倍。它被市场称为“恶魔股票”。暴风城集团的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冯欣也拥有超过100亿本书籍。

但是,发展和投资的失败导致公司陷入困境。公司的市值缩减了20倍,净资产将为负值,并且面临退市的风险。在发展模式中,冯昕被认为是贾跃亭的追随者。他用贾月亭的困境来警告自己:不要让欲望蒙蔽你的眼睛。

而且冯昕也真的成功地“跟随”贾月亭风暴和冯昕已经登上了“赖来”名单。今年3月,由于劳工和人事纠纷,风暴集团被列入执行人员名单。作为暴风城集团的创始人,冯欣也受到限制。

公开资料显示,自2019年以来,风暴集团已被列入执法人员名单16次,最近的申请时间为5月20日。风暴下的暴风运动也被列入执行人员名单。

52亿收购灾难?

根据腾讯新闻《一线》,此事可能与三年前与Storm Group一起失败的海外并购有关,但这一消息尚未得到证实。

2016年,光大证券的全资子公司光大资本和风暴集团设立了下跌基金,投资2.6亿元,杠杆资金52亿元,并收购了全球体育赛事65%的股权。版权公司(MPS)。

然而,在2018年,MPS被清算和清算。由于其普通合伙人身份,光大资本成为事件的底线。为此,风暴集团还减记了1.9亿元人民币。

随后,光大证券将风暴集团和冯欣告上法庭,要求法院责令该公司支付6.8亿元人民币,因为未履行回购义务和拖延损失金额,拖欠6.88亿元人民币。 6330.6万元。总计7.5亿元。

仅仅一个月后,光大证券被招商银行起诉。招商银行要求光大资本履行其履行相关余额的义务,诉讼金额约为人民币34.89亿元。

在涉及诉讼纠纷的所有各方之后,由于失去对公司风暴情报的控制,风暴集团将面临2019年全年净资产的负面风险更为麻烦。这也意味着Storm Group将被暂停上市。

反复裁员和拖欠工资

在《科创财经汇》的最新仲裁申请清单中,有六名员工从2018年10月起拖欠。截至今年4月,涉及的总金额超过人民币320,000元。

从四月开始。有关Storm电视的未付工资和缺货的报道会不时出现。据《红星新闻》报道,一些员工爆料称,暴风影视“线下渠道几乎停止了四五个月的烹饪,全国所有仓库的货物已基本消失。”新闻的内容还包括,Storm Intelligence于4月解散了这项工作。集团并通知员工,在“新公司”成立后,他们可以选择留下或离开。

-2077.65%! 1年亏损5年利润

今年4月26日,风暴集团发布2018年年度财务报告。形势“艰难”: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1.23亿元,同比下降41.34%;净利润为-1.09亿元,亏损达到-2077.65%。

这意味着在过去的一年里,它在公司之前的五年里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净利润。

风暴集团表示,业绩下滑主要是由于互联网电视业务在风暴中的快速扩张和成本的增加;互联网视频业务的竞争加剧,利润下降。

事实上,自2015年以来,Storm Group的表现一直在下滑。 2015 - 2017年,暴风城集团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52亿元,16.5亿元和19.1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利润分别为1.73亿元,5281万元和5514万元。 2018年,风暴集团归属于该行的净利润暴跌至负19亿元人民币。

纵观风暴的历史,我们可以清楚地感受到风暴集团如何在快速变化的互联网环境中选择错误的方向,并最终逐步导致衰落。

1.版权已过时

早期的互联网几乎是一个“版权沙漠”,人们可以很容易地在互联网上找到免费资源。这次强大的玩家非常重要。

然而,随着国家打击盗版和互联网版权意识的提升,优酷,伊奇伊,腾讯等在线视频播放软件纷纷亮相,并继续花钱购买相关电视剧的版权。或自制的在线剧,在线视频。网站观看视频逐渐成为主流。

风暴在这个过程中逐渐落后:版权和制作停滞,电影源库越来越缺乏。

2,错过移动视频插座:

在14年和15年,移动视频迎来了爆炸式增长,各种视频平台都建立了移动应用终端。内容没有优势的风暴再次错过了飓风,用户被其他平台严重转移,以及与视频广播服务相关的广告。收入等也缩水了。

3,DT大娱乐策略失败:

2015年,风暴集团推出了DT的大型娱乐策略,旨在通过大数据连接风暴的各种服务,希望从原来的单一视频服务扩展到大型娱乐生态。

围绕“DT娱乐战略”,Storm集团推出虚拟现实平台风暴镜,家庭影音平台风暴超级电视,在线互动直播平台风暴秀,暴风城体育等,设置VR,电视,节目,视频,八种商业布局,包括文化,游戏,电影和电视以及海外。

生产线没有带来利润,风暴集团几乎可以陷入运营和财务困境。

4. AllForTV策略失败:

2018年,Storm Group推出了AllForTV战略。

然而,电视行业的竞争远比想象的要激烈。互联网公司只能用低价倾销补贴来换取交通。在2018年,暴风影视仅售出70万台,这不仅无利可图,甚至严重拖累了集团的业绩。

5.多次依靠股权质押融资

据媒体统计,为了继续“输血”,冯昕已经累积了29年的29项质押股权融资。

2018年7月,中信资本以股权转让合同纠纷为由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奉节集团旗下冯峰集团的部分股份被冻结。一些媒体发现,此次股权质押可能是由于丰台集团于2015年建立了生态布局并购基金时优先投资担保质押引起的争议。这种游戏玩法被称为“股票的真实债务”。市场“由市场。

6.美化所列实体的表现

长江商学院终身教授薛云奎写了一篇文章《暴风集团隐忧:财务风险加大盈利还是3年前的事情》,其中透露风暴集团已仔细安排股权结构,然后运用综合报表会计准则算法使子公司蒙受巨大损失。重要股东持有的大股东利润不仅具有好看的数据,而且还可以收获子公司的股东,从而保证了母公司大股东的利益。

7.大量相关应收账款

除了股权关系之外,Storm还通过大量相关交易和相关担保迅速扩展其生态。截至2018年底,风暴集团发布公告,为主要从事互联网电视的Storm Intelligence Technology提供不超过1亿元的相关担保。

8.投资雷电

如上所述,2016年,Storm,光大资本和招商财富成立的合并基金收购了MP&Silva。暴风雨正在观看MPS的直播版权,但MP&席尔瓦很快宣布破产,各方都有争议。

主要业务是失败,新的业务粒子没有收集,各种雷声,反复决策失误,大量问题的积累是风暴集团一步一步的原因。

对于战场等商场,企业必须判断形势,把握稍纵即逝的机遇。他们也必须尽力而为,不要盲目追求所谓的“窗口”和规模扩张。

21蔡文辉综合来自:巨潮信息网,龙虎邦上市公司,腾讯新闻《一线》(作者何曦),虎戈金融